老人拾荒度日,被儿媳热情接回家,老人死后,儿子却要跟媳妇离婚

吴凤梅老人几次路过儿子的家门都要徘徊一下,这天被儿子看到,可儿子并没有上前来,看到母亲苍老的样子,心如刀绞,恨不得一头撞死在路边的水泥杆上。

老人是肇兰人,年轻时候在国营大集体上班了,因为性格豪爽,一直都是领导,班长车间主任都干过,可大集体倒闭以后,吴凤梅也和其他工人一样,下岗在家。就和丈夫开了个旅店,效益还不错,可一场大火把旅店给烧毁,丈夫因为一股火,得重病没能治愈,撒手去了,吴凤梅便含辛茹苦地把两耳儿子拉扯大,大儿子马开林考了中专,出来在县里中学教学,小儿子上了大学,可在大学期间和同学去登珠峰,赶上雪崩,没有回来。

 

儿媳妇在外贸局工作,有孙子后,两口子就让老人哄孩子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由于老人管人惯了,说话总是很硬,特别是跟儿子说话,儿媳妇就挑理,所以婆媳关系并不好,也得说,什么家人说什么样媳妇,媳妇性格比较强势,跟当初吴凤梅一样,家里大事小事儿都说了算。

而有一次,吴凤梅竟然把孩子落在食杂店自己回来了,回去找发现孩子没了,老人就把儿子媳妇都叫回来,一找,在附近的幼稚园里找到了,自此,媳妇把老太太好个说,而出现另一件事儿,矛盾便不可化解了。

 

零八年汶川地震,社区组织捐款,吴凤梅就捐了一千元,就被厂子时候的同事看见,以为吴凤梅有钱,就跟她借八千块钱,说是救命用,并答应十天半月女儿把钱汇来就还过来,看同事可怜,吴凤梅回家就把抽屉掰开了,她看见儿媳把钱都放这里的,拿出五千几给了同事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吴凤梅等儿媳回来跟儿媳一说,儿媳炸了,和婆婆大吵一架,婆婆也不服气,“你看我的部下都挺好些人跟我吱声了我能不有个回应吗,人家还说十天八天就还上了!”儿媳说的更在理,你借钱也可以,你不能把抽屉撬开呀!儿子马开林在一边干着急插不上嘴。

 

可事情就在十天八天后,这个同事没来还钱,吴凤梅找家去,这个同事已经搬走了。零八年八千块块可不是小数目,吴凤梅有些懵了,回家跟儿子媳妇一说,这回媳妇怒了,直接赶老太太走了,“你去找要钱,要不回钱别回这个家!”

老太太一赌气走了,开始,她想找人借钱把媳妇的钱还上,可又怕债主上门要就得不偿失了,于是,便找活干,准备把钱挣回来。

可谈何容易,老太太饭店当过杂工,当过家政,干过钟点工,一次感冒过后,她才知道自己真的老了,可钱还没挣够,于是就干起了拾荒的营生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儿子看见母亲拾荒心里难受的很,就去看母亲,被母亲指著鼻子骂:“咱们家是怎么了,辈辈怕媳妇,你爸爸那时候怕我,因为她是工人,可你是公办老师,你媳妇是集体,都是我作孽了,养你这么个完蛋玩意,你怎么就不象我一点点呢,怎么地,你是来接妈回家的吗?”

15039278902036.jpeg

 

 

听儿子这么说,吴凤梅想破口大骂儿子,可到嘴边的话又咽回去了,自己留的根儿,怨谁呢,想着,提着袋子转身走了,留下儿子孤零零地站在路边。

这天,王颖回来问马开林,“你知道你妈有二十万死期存款吗?”因为刚才在社区门口听一个大婶说的,自己不相信,就来问丈夫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马开林点头说,“好象是有,这回借款事儿我劝她把钱拿出来,她说是死期的,动不了!”

王颖恼怒地训斥了丈夫,“怎么不早说!”当即,和丈夫一起,找到了婆婆,把婆婆接回了家。

 

吴凤梅还不知怎么回事儿,这是儿子媳妇良心发现了,王颖还主动认错,说她们做的不对,马开林更是说自己不好等。

这天,趁老人不在屋,王颖和马开林把老太太包翻个遍,终于找到了那张二十万的定期存摺,竟然定期是四年,老太太回来前,她们把包裹恢复了原样。

在以后的几年里,老太太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,治癌症也花去了五六,媳妇一点怨言没有,但还是没留住吴凤梅,临终的时候,王颖催促马开林问老太太存在密码,马开林说,他知道。

处理完老太太的后事,王颖拿出存摺问马开林,密码是什么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马开林把一份协议扔到王颖面前,王颖一看,是一份离婚协议书,惊讶万分,问,“你这是干什么?”

马开林说,“实际,我妈根本就没有存摺,那存摺是我伪造的,就是想让你对我妈好!我知道你不会饶过我,我就主动和你离婚了!”

被以为王颖会有疾风暴雨兴起,可王颖出奇的平静,笑了一下,说,“我早就知道这个支票是假的了,我想好了,咱们也有老的那天,对老人好就是对自己好!离婚,你想都别想!”

原来早就知道了啊!马开林有些懵,小声地说,“那离婚还离吗!”

“离!”王颖说著去拿离婚书,马开林伸手去拉,刺啦,协议书被撕成两段。两个人一家拿一半,笑了,眼里却是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