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曲《红尘自有痴情人》太漂亮了,送心中有我的人!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或许,时光太瘦,指缝太宽,这世上,有太多的人读得懂风花雪月,却有太多的人走不出沧海桑田。曾经以为携手一生的人,走着走着就散了,曾经以为刻骨铭心的痛,看着看着就淡了。然而,想忘却终是不能够。

  每个人一生中,至少有一次忘我的痴恋,没有奢求,没有谁对谁错,亦不怪情深缘浅。对望,相知相惜;转身,无怨无悔。默默里,珍藏聚散离合,只消得:一季花香,暖到落泪。

  也许,一次不经意的欢笑,会灿烂一生的守候;也许,一个不经意的回眸,会萦回一世的心痛。风起,音来;缘生,相守。一花一世界,一叶一菩提。一份感情,可以是自此天涯不相问的骄傲,更可以是低到尘埃里还要开出花来的卑微。

  感情是个很奇怪的东西,你来了,他走了。你走了,他却在原地痴痴地等。这一生中,总会有一个人,老是跟你过不去,而你,却很想跟他过下去。爱情很短,短到只剩下一个擦肩,而痴情却很长,长到我们往往要付出灵魂中的地老天荒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  于是便有了“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”的感慨。想来,这人世间,这茫茫大千,总有一个人是你解不开的心头结,总有一个人是你看不够的蓝月亮,总有一个人是你做不完的相思梦,总有一个人是你流不完的痴情泪,总有一个人是你读不够的朦胧诗,总有一个人是你写不完的婉约词。